隐秘花园续之柳暗花明 作者orgasmlady

字数:8059弗吉尼亚的春天总有那么几天很热,而且不是一般的热,由于阿巴拉契亚东面丘陵地带暖湿气流的影响,那几天可真算得上是热浪滚滚啦。
我们也已经在这里定居将近三年了,去年还似乎没有现在这么炎热,今年的这几天简直叫人不敢出门;不管怎么说,家里总还是可以保证时时「冷气开放」的。
平时上班没有感觉,工作的实验室空调一直开得温度特别的低,不穿厚衣服都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出门就钻进小轿车,也是一样保证「冷气开放」的。
孩子周末也放假回到了家里。
平时上的是寄宿学校,这几天遇上开放周末接回家住上两天,除此之外,也仅仅是短短的春假和感恩节、圣诞节假期,真正的长假也就是只有暑假了。
天气太热,孩子也不愿意出去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儿了;连平时总喜欢出门散步的公公婆婆也变得整天捂在家里了。
正好是傍晚,儿子突然兴冲冲从后窗口跑过来,冲着老公兴奋地说:「爸爸!隔壁莎莎他们一家子都光着屁股在他们家草地上浇草坪呢,还往身上滋水凉快呢!爷爷正和莎莎的妈妈聊天儿呢!」「哦!」俺探头向后院儿草坪上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公公在一边浇草坪,一边和东欧裔邻居家也在同样浇草坪的金发漂亮主妇Nora大声儿聊着有关花花草草的家常话题。
Nora大大方方地和两个孩子以及她的老公Sam欢快地做着园艺活计,那一家四口个个都一丝不挂的。
老公也张了一眼对儿子说道:「咱们也可以呀!」俺当即阻止:「别哦。
只要这里有一个邻居报警告你对她构成了性骚扰,警察就会来找你麻烦的哟;别自己找麻烦了!」「啊。
」老公讪讪地把兴致缩了回去。
晚上,一家五口围着餐桌吃着晚饭。
公公婆婆显得兴致特别高,打开了话匣子:「莎莎他们家真不是一般的开通,居然在后花园里都不穿衣服干活,美国人就是不一样,特别开放!」「爸,他们也是新移民,可能不太了解这里的法律,其实这样他们会惹麻烦的。
」俺轻轻提醒了公公婆婆一句。
「她们知道。
莎莎妈说今天实在是太热了,快把她们要烤熟了,再不脱掉衣服,她就要发疯了;她们计划这个周末要参加天体营,玩儿个酣畅淋漓!还邀请咱们家一起参加呢!」婆婆在一旁做着补充,似乎对俺的扫兴提醒有一丝不满。
俺也就不做声儿,瞟了一眼老公。
老公似乎若有所思。
之后的话题也转到了别的方面。
「咱爸妈好像又很想去天体营玩玩,你听出来了?」晚上老公在和俺嘿咻了一场之后,那根东西还深深地插在俺的里面,膨胀感已经减退——已经软了下来;秘境深处应该已经早成了浆糊桶。
老公把俺紧紧地搂着,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嗯。
」「你不太愿意,是不?」「俺无所谓。
」「你会不会觉得上次去天体浴场的时候,咱爸妈在一起有点别扭?」「你以为你色爹没有偷窥过俺呀?」「你是说多年以前那次从领口窥视两坨儿肉是吗?」「那算什么?去年年初还偷窥过你老婆洗澡呢?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娘还配合得蛮默契的呢!你不在乎呀?怕你不高兴,当时没有告诉你!」「啊哦!」老公似乎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快,倒对细节饶有兴致。
要俺娓娓道来。
所谓的多年以前「领口窥视」,老公是知道的。
那个时候我们还在国内,那一天正好是一个炎热夏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晚上,俺和老公和一帮儿朋友出去吃吃喝喝然后泡夜店回家;也正是泡夜店的缘故,为了凸显泡夜店的浪漫氛围,俺和老公都是空心儿暴露装,脸上还画着彩妆,不像平时那么着装端端庄庄,回家的路上偏巧路过公公婆婆的家,俺也没有多过脑子想一下自己这样的扮相合不合适见公公婆婆,就提醒老公是否要上楼给爸爸妈妈问个安,而且居然也不想想半夜了上楼会影响老人休息。
老公是有钥匙的,就上楼开门进了房间。
老公也就一条大裤衩、一件背心儿;俺呢?——一件儿小吊带儿加一条网球裙;夫妻俩儿一水儿空心儿。
当然啦,老公反正也是亲生儿子,生都生出来了,也不怕看!呵呵。
还好,老人家们都还在看电视;俺一贯是大大咧咧的,和平时一样进门先和公公婆婆打招呼问安,然后就跪在公公婆婆跟前的茶几前给老公和自己用凉水杯各倒上一杯水。
也是多瞥了一眼,望见婆婆的杯子是空了的,就探身子也给婆婆杯子里续上水,迅即抬头和婆婆说了一句「妈妈请喝水」,猛然看到了婆婆脸上惊异的表情,转脸也望见了公公唰红的脸。
噢耶!俺没有戴胸罩的整个儿胸脯已经没有了小吊带儿的妨碍视线,两坨儿白花花的好肉儿就这样无遮无拦地摆在了公公婆婆的面前。
俺一下子警醒了,赶紧直起身子,转身把个小吊带儿往上提溜了提溜;也是慌张的缘故,脚也让地毯绊了一个趔趄,摔坐在地上,弄得网球裙也对下体没了遮拦。
还算是动作迅速,短时间里就稳住了自己。
老公赶紧进卧室找来一条婆婆的旧睡袍给俺披上。
公公婆婆倒是什么也没有说;俺和老公都是臊红了脸,讪讪地和老人家们有一搭无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家常,不一会儿就说要回家洗洗睡觉了。
席间俺偷眼望见老公和公公都支起了高高的「小帐篷」,俺当然知道老公大裤衩里是空心儿的,可现在也更清晰地知道公公里面也是空心儿的——而且支帐篷的那根「立柱」比俺老公的还要大,还有就是「立柱」的顶端冒了水儿一大片透出了「帐篷」。
老公下楼发动了车子,俺望着老公兴奋的脸,冒出了一句:「你老婆在你爸妈跟前的狼狈相儿是不是特别给你提气?」「嗯!」「是不是觉得特别好玩儿呀?」「嗯!」「你不怕你爸爸看你媳妇儿的两坨肉呀?」「成年人还在乎那些吗?在夜店里那么多朋友一起的时候不是互相都是看来看去的吗?朋友看我老婆的,他们老婆的东西我不是也一样看吗?看看又看不坏!让别的男人看不是也让你兴奋不已吗?」「问题是,这次看你老婆的是你爸爸呀?有点儿不太一样呢?」「最重要的是————爸爸也是男人!」老公发出了一个兴奋的长音。
就势还把俺身上仅有的小吊带儿和网球裙也揪了下来。
俺就这么光溜溜地坐在了副驾驶座上,老公关掉了车里的冷气,把四个车窗都打开放到了最低,一路吹着徐徐的微风开回了自己家!车子平稳地停到了自家小区的楼下地库停车场,俺还想穿上衣服,却被老公劈手抢了过去。
「叫别人看到那多不好呀?」「都半夜两点半了,你还当是夹道围观呐?」「车库、楼道都有摄像头呢?保安看见也不好哦?」「嘻嘻!他们即使是看到了,也不会张扬,一定会不停地回放录像,以后监控会更敬业的啦!这才是老婆你对安保事业作出的最伟大贡献嚒!」「嗯!你这么大方!俺才不在乎呢!哼!谁怕谁呀!啊哟!疼死啦!掐不得呀!这可是纯天然无公害纯肉制品呀!」唉!老公还怕别人不被惊动,居然就手掐了一把俺的一个奶头,疼得俺失声叫了出来!把个本来已经灭了的感应灯又弄亮了!「臭老公!你再敢掐俺,俺跳脱衣舞给你爸妈表演!哼!」就这样,俺一丝不挂地蹬着高跟鞋「吧嗒吧嗒」一路爬上了九层楼,虽然已经尽量压低声响,每一层楼的感应电灯总还是灵敏适时地打开照耀俺白花花的裸体。
倒是不敢坐电梯——毕竟电梯间里万一进了一个人无处躲闪还是有所顾忌的!那一晚,俺和老公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在浴室、厨房、客厅、床上、地下闹腾了一晚上,最后在微微地白昼光的伴随下,俺和老公在敞亮的阳台上开着阳台灯完成那一晚的极致疯狂!提到的这件「领口偷窥」的事情老公在场,当然是再清楚不过得了,但是说到俺公公偷窥俺洗澡倒是弄得俺老公一头雾水,俺看得出老公特别兴奋,就故意卖关子不说,假装困了闭上眼睛要睡觉。
按耐不住调动起来的兴奋,老公把两个手指头插进了俺的身体,使劲挖弄起来,害得俺嗷嗷地发出叫床声!「嗷!哎呦!停停Stop!今天儿子在家呢!听到了不好呀!停停Stop!」「不招就不停!快招了吧!我才不相信呢,到美国以后天体浴场咱们是带着爸妈一块儿去的,爸爸也不是没有机会观赏你光着屁股,才不会偷窥你洗澡呢,别装得像个大牌儿淑女似的!」其实俺也不是真的不肯说,本来嘛,无论是俺的家庭还是老公的家庭,从小的家庭教育都是比较开放的,对性这方面从来也不是神神秘秘的,觉得人的本性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何况,早前和公公婆婆也一起到过天体浴场,根本就不当作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所以,俺也就给老公娓娓道来。
那一次是老公办事情回国两个礼拜,当时已经走了两天,俺心里真有说不出的寂寞感。
也是那一天俺为实验室出差去趟皮茨堡的毒理中心,孤孤单单一个人在路上驾车跑了将近四个小时。
大约晚上九点多钟才回到家里,好疲乏呀。
晚上回家,挪着懒洋洋的步子,经过客厅,看到婆婆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问到公公是否睡了?婆婆说老人家去社区甬道上散步,也是俺婆婆过去总是赞许公公是「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典范,所以,俺也就猜到他老人家会绕到房后花园的草坪上「站着不乱」去了。
女人嘛,第六感觉从来就比男人发达。
嘿嘿!从车库直奔自己的卧室,跨进房间,也就是短短的二十米,……。
闲来无事,暗想找个理由权当作生活小情趣吧!……。
哇啊哦!好温馨的一幕呀!婆婆已经帮俺在Jacuzzi里放好了水,还破例撒上了玫瑰花瓣、滴上了精油,暖暖的浴室灯也拉低到水面,照得浴缸仿佛融化在金色的晚霞中,……,水还有一点点烫手,不好立即下水沐浴。
好感谢婆婆的体贴,那是妈妈般的爱!装作傻头傻脑地在灯下脱掉衣衫,光脱脱的在形体训练架上倒挂了十分钟,再练了一会儿「钢管」,活脱脱地在表演专场脱衣艳舞。
解去了衣衫,散开了长发,把自己深深的浸泡在浴缸中,奔腾喷涌的水流滑过肌肤、享受巧克力般的丝滑。
——可惜老公不在身边,真希望他拍下这温馨的一幕,……。
仰望落地窗外漫天的星斗,简直是童话的世界,幸福感油然而生,小家碧玉自有小家碧玉的享受!享受温馨、享受温暖!闭上双眼,品味好时光!……忘记了世界、忘记了声音,记忆在寂静中流过,……。
有点疲倦了,在浴缸里朦胧瞌睡着,不经意间瞟了一眼窗外!哦,那个熟悉的影子又在暗处微微晃动,……。
唉!其实俺真的不介意您,就当是观赏一件玩偶、观赏一件橱窗里的瓷娃娃吧!就当还有一个乖女儿在欢愉!……,何必让俺叨扰了您的兴致呢?俺站起身来,怕老人家远远地看着不过瘾,还随时怕俺发现「柳下惠」的秘密,特地专门给自己套上眼罩(表示自己看不见),眼罩给自己束缚双眼,重新回到暖洋洋的Jacuzzi,面朝星空、微张四肢,懒散松弛着无力的肢体,继续编织着俺桃红色的梦,……。
窗下的电动按摩浴缸里「水煮粉扑扑的光猪」。
体内在躁动,热流在喷涌,难以抑制的暖流源源不断在释放,……。
唉!俺仰面躺在浴缸里,从眼罩下方的缝隙里瞄到「柳下惠」蹑手蹑脚蹩到玻璃窗前蹲下就不动了。
俺算是气馁啦!居然足足一个小时愣是只盯着俺一个「方寸」小地方行注目礼。
俺自己像「贴饼子」一样给自己翻个面儿,只是「方寸之地」总是像「葵花朵朵向太阳」一般对着窗前的「柳下惠」。
满足他老人家的「审美」需求!俺最引以为自豪的身段愣是没有引起老人家「足够的重视」!大概是除了那一小点儿地方,其他的在正大光明的场合都可以「坐怀不乱」吧?身在融化、心在融化!化作一片云!呵呵!俺容易吗?这么长时间差点把俺泡囊了!起来以后,用浴巾吸干身上的水,擦了好一阵子润肤露。
看起来,老公不在也有老公不在的乐呵法子,这样的小恶作剧也给自己和老人家平添了不少生活小乐趣。
不知道公公婆婆那个晚上睡得如何?大约公公会攒转反侧对婆婆「情趣生活大增」!俗话说「看别人的老婆,干自己的老婆」!小媳妇儿逗乐的小把戏,多少也会给老人带来年轻时的回忆,……,孝敬老人,有时候并不一定要做很多很多,……!故事讲完了,感觉得出握在俺手里的老公物件也是按耐不住的翘起来直冒水儿。
「老婆,我想把你的毛毛儿刮掉,刮得干干净净的!就像Nora的一模一样,特别性感!」「喜欢刮就刮呗,过去不是经常刮干净的嚒?俺去拿剃刀!不过,你老婆可比不上人家Nora金发碧眼、丰乳肥臀的哟!」「先别动,明天去天体浴场再刮!我会带上剃刀的。
」「老公,你好下流呦!当着你爸妈的面、当着Nora和Sam还有孩子们的面?」「那又有什么关系?」「不干!」「为什么?」「儿童不宜!未成年人不宜!」「好吧!我给Sam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的想法,告诉他们这次我们不太方便接受他们的邀请?」「嗯!」——唉!其实俺倒是不介意他们的孩子,关键是自己的儿子…………,看自己妈妈被剃毛?别扭!。
听着老公叽叽咕咕在打电话,听得出那头儿接电话的不是Sam,而是Nora。
「她们孩子也不去,明天莎莎可以带着俺儿子去CarnivalGames!」「那好吧!你爸妈一定乐死啦!」「嘿嘿!大家乐才是乐!」第二天一早,两家一共九口人一起出发了,到了CarnivalGames,给孩子分别留下了足够多的零花钱,三个孩子高高兴兴地玩儿去了!除了已经17岁的大姑娘莎莎,其他两个小男孩儿毕竟都还是不更「人事儿」的嫩雏儿!车程大约一个小时,就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私人林地天体浴场,我们没有到过这个地方,看得出Nora一家是这里的常客,和一个大约是这里主人的老年白人妇女介绍了我们一家,彼此热情地打了招呼,主人夫妇端出了不少时鲜的水果供我们享用,当然这些都是付费的。
我们自己也从汽车后备箱拿出了自己家的烧烤架和肉食、水果蔬菜。
大约也是这几天天气忽然变热的缘故,林地里已经有了大约五六对儿夫妻或者朋友,看起来我们家是唯一的两对儿亚裔夫妻(俺和老公,公公婆婆)。
太阳已经老高老高了,春天温暖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赤裸的身上,微风徐徐,浑身舒服极了,大家都四脚八叉躺在各自的毛巾毯上,下面铺垫的是松软的草坪。
Nora躺在俺的旁边,注意到俺和婆婆的身体,随便聊起了彼此的毛毛儿,俺直夸Nora的身体曲线优美,光扑扑的下体像小姑娘一样性感;而且还告诉Nora俺也注意到了Sam帅气的人鱼线和八块肌肉。
Nora一下子变得自豪极了,蔚蓝的眼睛里闪闪发光,她告诉俺她们都是39岁,来自斯洛伐克的移民,在斯洛伐克的时候是开一家健身俱乐部的,现在这个天体浴场是Nora的姑父和姑姑开办的,姑父是地地道道的德裔美国人,姑姑早年读大学时候和姑父结识后结婚就留在了美国。
Nora夫妻移民美国也是姑姑帮她们经济担保的。
早先的健身俱乐部从业者,怪不得身材这么棒!俺不禁羡慕得不得了,俺倒是不间断做着形体锻炼的,所以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体型,只是老公这两年放下了,肚子有一点点微微隆起,说实在的倒是公公的体态更性感。
谈话中,Nora也看出了俺的想法,主动提出只要我们四个人愿意,她们夫妇可以帮助我们做形体训练。
俺当然乐开了花。
看着一旁俺老公也和Sam聊得不亦乐乎,倒是公公婆婆毕竟语言所妨碍,只能偶尔插上一两句话。
提到俺的毛毛儿,Nora说她们夫妇是相互剃掉彼此的毛毛儿的,Sam的剃毛手艺比她好得多,倘若俺不介意,她会指派Sam帮俺和俺婆婆剃掉体毛的,她这里所指的是身上妨碍美观的各处毛毛儿;由她处理俺公公和老公的体毛!就这样,俺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老公,老公也给他爸爸妈妈做了转达,没有想到公公婆婆非常爽快地道谢、欣然接受。
不一会儿老公把带着的工具拿了出来,Sam和Nora看了看,觉得不太称手,告诉我们Nora姑姑的小卖部里有现成的好剃刀以及护理用品出售,护理用品可以共用,所以只需要购买一套,剃刀最好各用各的比较卫生。
对这些细节,我们一家当然不会有任何异议。
这个时候俺也仔仔细细观察了Sam的身体,果然Sam不像一般的白种男人浑身都是长毛,浑身修理的很是光滑。
不一会儿Sam和Nora拿到工具就要开始做工作了,先是在每一把剃刀上用记号笔写上各自的名字,真是好有职业精神。
端来温热的水以后,看到我们好奇的表情,Nora很豪爽地说,可以一个一个单独剃毛,其他的人在一旁看她们示范,以后我们自己修理起来也会更方便,毕竟每一个礼拜都要修理、保养的。
先是Nora修理俺老公,从背部开始刮毛,包括后脖颈上、腋下、臀缝儿、四肢,当然最多毛的鸡鸡周边是少不了的,连蛋蛋下面的几根毛毛也修理得干干净净,在涂抹上护理精油之后,老公变得活脱脱像个婴儿般可爱,简直是脱胎换骨一般。
俺还注意到,Nora给俺老公鸡鸡剃毛的时候,故意叉腿跨在老公的脸部,把光脱脱的性感阴户对着老公的脸,看到老公的鸡鸡翘得笔挺笔挺地被Nora攒在手里,俺自然知道老公这个时候是何种感受。
接着,Nora也不休息,开始给俺公公修剪。
依然是这样的完整程序,依然是这样的激动人心的跨骑姿势,只是最后在给公公鸡鸡剃毛的时候,Nora只是剃了一部分,就指示婆婆按她的方式跨骑在公公的脸部实习给公公接着修剪,婆婆有一点点动作笨拙,剃刀在公公的鸡鸡上不小心划了一下,虽然没有出血,也是吓了一跳。
Nora示意可以暂停了,然后笑眯眯地牵着俺的手要俺接着给公公刮毛实习,俺本来就是光着身子,羞臊得满脸通红,撇着看老公和婆婆的脸,没有想到他们都很肯定地示意俺去实习,俺哆哆嗦嗦跪在公公旁边拿住公公的鸡鸡。
Nora大喝一声「No!」示意俺也要跨在公公的脸部,俺羞羞地硬着头皮跨了上去,握住公公的鸡鸡修剪了起来,还没有完全刮好,Nora就示意停下,说先留着最后再收拾。
轮到Sam展示手艺了。
Sam先给婆婆从背部开始,一点点刮除细细的绒毛,依旧是臀缝儿、腋下、手臂、大小腿,最后是阴户。
和Nora修理男人不同,Sam是先扒开大腿清理肛门和阴门之间的细小区域,最后才清除阴阜上的大片阴毛;清理的时候,两个手指头插在阴户里向上抬起阴阜,弄得婆婆也变得面色绯红。
不一会儿就把个婆婆修饰的宛若少女了,最后一道工序也同样是温水洗涤后涂抹上护理精油。
轮到最后一个要修理的俺了。
程序自然已经熟悉不过了,只是刚才是看婆婆被修剪,现在自己身在其中而已。
这次终于明白了婆婆面色绯红其中的奥秘,原来Sam一面刮着阴毛,掏进去的两个手指在阴户里还不停地挖弄G点的小肉豆豆,估计是婆婆的耐受力高,所以没有发出声音来;俺实在是差点儿事儿,挖弄得呻吟起来直至大声儿叫床了。
几个观众哈哈大笑,俺也不好意思的跟着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Nora郑重宣布,她要最后完成对公公的修剪,依然先是婆婆跨坐在公公的面部给他修剪,修了几刀以后,再要换上俺。
想想先是叫公公他老人家近距离面对老婆光脱脱的阴部,过后又要对着儿媳妇新剃的滑嫩阴户,想象不出是何种感想。
俺攒着公公坚挺的鸡鸡,已经不像第一次那样不自在了,面对着这根制造出自己老公的器具,心里有一丝由衷的感激,要是没有这件好东西,也就没有俺亲爱的的老公。
俺修得很轻柔、动作细腻专注。
忽然手里拿着的鸡鸡一哆嗦,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在了俺的脸上,手上也满满的黏糊糊液体。
「哎呦!」俺心里一慌,向后的一躲使得自己一屁股跌坐在公公的脸上,真真正正把个肛门按在了公公的鼻子上,自然阴户也就完全压在了公公的嘴上。
「啊哦!没关系,最后的活儿归我了!」Nora上来把俺扶开去,最后清理好公公的所有毛发,擦拭干净以后,涂抹了护理精油。
而最后的程序,大概Nora也累了,居然老实不客气的坐在公公的脸上干活儿。
公公今天也真是桃花运当空、艳福不浅呀!不一会儿的功夫看遍了三枚女人的阴户。
大家一通忙活儿之后,说说笑笑也觉得肚子饿了,开始了烧烤午餐,吃吃喝喝地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已经是下午了,也该回家了,路上还要接各自的孩子。
最后,六个人一起进了桑拿房熏蒸,冲洗干净后就要踏上归家的路了,Nora显得很依依不舍,拉着俺的手,搂住俺,贴着俺的耳朵轻声和俺说道:「你爸爸真性感,比你老公还要性感五倍,我简直要爱上你爸爸了!刚才我坐在他脸上的时候,他的嘴一直在吸允我的小猫咪呢!好舒服哦!我简直想要当你的妈妈了!」「什么?他不是俺爸爸!他是俺老公的爸爸!」「噢!买糕的!我一直以为那是你的爸爸!」Nora蔚蓝色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表情惊异地望着俺的脸!嘴显示的是一个大大的「O」!相关的主题文章:

借朋友老婆的穴,爽一爽
中年夫妻和二十六岁小伙的一次三人行短篇作者小头娃
亂1-6完